中国经济进入“抢钱模式”,谁是最大赢家?-墙外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注册就送钱的网站  发表时间:2018-06-05 19:13

  作者: 孙骁骥

  2018年开年以来,内地的银行发起了一场“揽储战争”。一般来说,银行揽储的目的是要在短期内大幅增加存款现金的数量,提高存贷比率。在月末、季末、年末的时候,监管部门会考核存贷比是否达标,这些时间节点,都是银行迫于监管压力而加大力度揽储的时候。

  不过,今年以来的揽储大战却是发生在年初。银行刚刚经历过去年底的“考核压力”,但并没有在年末的揽储之战后停下来,而是一直在持续吸收现金存款。

  这种停不下来的揽储趋势,不免令人怀疑:今年银行是不是很缺钱,向储户“抢钱”背后的目的是什么,这有可能对普通人的生活与投资产生何种影响?

  一、银行“抢钱”,为应对强监管和流动性枯竭

  最近一个月以来,我们在新闻中经常看到中资银行的各种“揽储”套路。例如,某地的银行向开户存钱的客户送大米、送食用油、送海鲜,开户额度较大的人还会收到诸如小电器、行李箱等等“礼物”。对于一些年轻的客户,银行则会采取送网购劵以及各种礼券的办法,来吸引他们存钱。

  当然,方法比以上的更出格的也有,甚至有涉及违反法规的现象,总之,银行是想尽了各种办法和手段从客户手里获得现金。据统计,2017年中国大陆的人民币存款增加13.5万亿,同比增加减少1.36万亿。银行在市场上获取存款的压力巨大。

  根据人民银行的金融市场统计数据,2017年年底全国金融机构的存款量超过164万亿,全年的总量虽然增加,但是流通性的货币却在减少,流通中的货币减少超过万亿。在各项存款中,增加最多的是企业存款以及政府机关存款。企业存款从去年1到12月增加超过五万亿,政府存款增加超过三万亿。

  在企业和政府存款增加的同时,居民住户的活期存款却在持续下降。在互各种联网金融平台的竞争下,银行活期存款对普通人的吸引力显著下降,银行要想从居民身上“抢钱”,现在只能靠各种高利息承诺的定存,以及各种花样百出的“优惠政策”。

  去年,就连全国的金融中心上海,其存款余额上升仅仅1.8%,主要是依靠推广所谓的“结构性存款”(实质等于是承诺高回报和刚性兑付的理财产品)来吸引储户掏钱购买。走到这一步,不禁令人联想到了前几年曾经搞出大事的影子银行和各种表外理财。

  银行储蓄增长整体下降,与中国的货币增量减少有直接关系,但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于监管的日趋加强。

  最高监管部门明确表示“严监管”的当下,每个人都知道金融领域的“防风险”意味着金融领域的流动性不再像过去那么容易获得。开年之初,中国银监会就直接部署今年要推行“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行动。这无异于对银行金融机构是一种提醒:钱紧的政策不会变,要是不能自想办法、各显神通,日子就会很难过。

  中国金融业今年主打防风险牌,国家的判断是三方面问题:“风险高发多发态势依然复杂严峻,银行业股东管理、公司治理和风险防控机制还比较薄弱,市场乱象生成的深层次原因没有发生根本转变”。这首先就要求银行业要回归主业,不要走所谓的歪门邪道。

  正如最高监管部门指示“房子是拿来住的”,所以有房地产业的新调控,银行业强调要回归主业,实现“存款立行”。要搞好这项业务,先得有足够的存款,才能有赚钱的贷款。

  而在流动性将会收紧的预期下,吸引更多的存款,是各家银行目前必争之业务。也因为市场未来会“钱紧”,银行信贷额度也会偏紧,导致利率水涨船高。未来银行生意能否做好,最终要看存款量有几多。

  因此,在一定意义上,揽储和理财等等“抢钱”的举动,正是为了应对即将出现的严监管。于是,甘冒风险,打个提前量,先储备足够的现金流、固本培元,以免监管持续加强时自己扛不住。

  二、资金持续空转,企业投资流向金融市场

  银行“抢钱”的对象当然不仅仅是普通储户,也包括企业。在非金融企业层面,除了其的活期存款增加明显之外,一部分上市企业也通过购买银行理财的方法将钱转移给银行。

  根据Wind资讯的数据,去年超过1170家中国上市公司对理财产品的投资规模达到创纪录的人民币1.24万亿元。这一数字较2016年增长49%,较两年前的总额增长逾一倍,增幅超过了目前银行存款增幅当中的任何一个类别。尤其是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挂牌的公司,其购买理财产品的金额几乎翻了一番。

  这些所谓的理财产品期限为一到三个月不等,其平均年化收益率为4.9%以上,相比之下,国内银行存款基准利率只有1.5%。因此,这些回报率更高的理财产品吸引了大量的上市企业进行投资。

  问题在于,这些理财的可靠度依然存疑。支持个别理财产品的标的资产基本没有透明度,理财产品通常利用杠杆来提振回报率,其回报率要比银行存款利率高的代价就是不确定性。

  包括个人储户和企业在内的大多数投资者都认为银行在为这些产品提供担保,并且承担标的资产的所有损失。但实际上,在中国新的金融监管政策下,这些产品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违约风险。

  不过,潜在的风险已经无法阻止企业继续购买银行理财。企业越是这样做,实际上越是说明现在的资金没有好去处,投资实业没有利润,因此转向名义回报更高的资本市场。

  当上市企业这么做的时候,恰恰是危险的信号。企业经营的利好会反映在股市上,然而透过股市吸引来股民的钱以后,这些钱又再次流向了虚拟经济和金融投机市场。钱只不过是透过股市走了一圈,但依然在空转。

  这个现实对于最近的统计数据进行了反驳。最近,中国的经济数据出炉,各项指标都表现良好,财新的制造业PMI和服务业PMI指数都明显回升,达到一年以来的高点。不过,这些数据背后掩盖的却是资金持续空转,企业的投资流向金融市场的现实。

  我们从人民币的M1/M2增加比例来看,可进一步验证这种现象。自从2015年10月以来,中国的M1增速又一次超过了M2增速。M1与M2倒挂说明企业短期的存款在增多,传统的长期经营性投资在减少。

  企业将本来就不多的利润握在手上,不知该如何投资,因为无论投资什么,回报率都非常低,甚至有可能亏本。于是,资金不再诉诸传统的信贷市场,而是大量跑到证券投资市场、理财等影子银行系统牟利。

  我们已经可以看清基本事实:银行迫不得已又开动吸储的马达,通过“结构性存款”和各种理财从企业和储户手中吸钱。这件事对谁利好?

  首先,利好的当然是银行自己,在每个人都差钱的时代,银行通过各种招有效的吸纳大量资金,这对于上市银行的市场表现会有直接的作用。在A股和H股市场,上市银行股的表现都体现出了其“吸金”的效果。

  第二,对于和银行深度绑定的国有企业来说,银行流动性的增加对于国资显然具有直接的“输血”作用,因此也利好相关的国企。实际上,在证券投资市场,基金、银行、国资早就已经做了充分勾兑,布局已定。如今让媒体放出消息,应是在市场定向释放讯号,希望能逐渐把量价同时做高。这个车你要不要上,大家自行判断。

  金融强监管之下的“抢钱模式”,说明如今中国经济的人为操作性在不断加强。人们越是普遍缺钱、缺投资标的,那么掌握流动性和优质资产的人就越有话事权。经济下行的潜在风险反而使得银行、投机市场、大财团开始抱团取暖,其力量得到空前增强。一切都应验了我们常说的那句话:国家队或成最大赢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坏人有多坏,总会令你想不到。你说,人家正在楼顶施工,人家万般哀求,还是不断不了你的邪念,你硬是把人家下楼的梯子给撤掉,拉走!你这得多邪呀?这是1月23日傍晚,郑州,最寒冷的冬天,没有能在楼顶过夜。街道监控视频记录,在梯子被抽掉52分后,工人冒险下楼,坠亡。

  抽掉楼梯的勾当是所谓“执法人员”干的。在所有的报道里都称为“执法人员”,并不具他们的名字,仿佛“执法”是他们的隐私似的。我知道这也是中国似的新闻规范,只要公务人员做的事情可能指向“负面”阐释,暂时贴不上金,就模糊他们的个人信息,一种特级保护。

  我就不明白,你们虽号称“执法人员”,说起来也是比较低端的人口,仅仅比困在楼顶的兄弟高端一点点吧,好歹都算是“阶级兄弟”了,你们就没有一点点物伤其类的同情心,让人家下不来,让人家摔死摔残,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一点好处都没有!你们只是在发挥你们“合法伤害权”的积极性,借执法的便利,顺便伤害一下你们阶级兄弟,害人不利已,类同禽兽。

  人类已经文明到今天的程度,到哪里去找你们这样“执法”的人员。中国法律再不济,也没有叫你们这么干,所以,在称你们为“执法人员”的时候,还是加上引号比较妥当。这是你们良心大大的坏了之后的“自由裁量”,你们这不叫“合法伤害”,而是“违法伤害”,只是因为你们被惯坏了,吃准了你们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人家只是一个雇工,拿工钱干活,广告牌没走完手续,他们不该死,死者才31岁,从湖南到河南,是为了求生存,诚实劳动,哪里想到“执法人员”有这么坏。就算他知道广告牌“不合法”,他也不该死,但在“执法人员”那里,他们的死活就无关紧要了!“执法人员”就这样欺负老百姓。

  可是,还有比“执法人员”更狠的,那就是当地的警方和综合执法局!事发之后,把“违规设置广告牌并涉嫌造成重大责任事故”的广告公司负责人给“刑拘”了,但他们不抓“执法人员”,“执法人员”是“郑州航空港区综合执法局”的人,综合执法局“对几位执法人员做了免职、停职处理”,需要承担责任的时候,“执法人员”成了事件的配角,只是“配合”警方调查。

  “配合调查”什么呢?既然“重 大责任事故”是老板“违规”——即审批手续不全——造成的,那么,“几个执法人员”的任务就是去证明广告公司负责人“有罪”了。三岁小孩也看得明白,强行撤掉楼梯才是导致死亡事故的重大原因,但警方不是三岁小孩,他们知道法律应该保护谁,他们把“手续不全”当成故事的元凶,也就是说,他们跟“几个执法人员”一样,视楼顶的工人如草芥,死了无所谓。

  “几位执法人员”,注意是“几位”,而不是一位,不是一位把楼梯撤走的。不妨假设一下,这里面有其中一位提出不要这么干,事故就不会发生,但是,看来一个都没有。那么,我们只能说,他们在上路执法的时候,都装备了一副同样的铁石心肠,这样齐心协力的“执法”队伍,先得精心挑选,然后也要训练有毒才行吧?

  以我这个法律外行看来,“几位执法人员”应该是“涉嫌故意制造公共危险罪”吧,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罪名,我只是觉得实际情况就是这么回事,我只能说,当地警方以及综合执法局,是在放纵“嫌犯”,刑拘“没有刑事责任”的人。

  本来,为了帖子和公号的安全,我已经决定对现实中的坏人坏事视而不见,只讲过去的闲话了,但这事昨天在我的朋友圈晃了几次,就打开看了一眼,然后心里不好受,为31岁的死者难过,如果他还有父母妻儿,是儿子,丈夫,父亲,这份悲哀就更重了,想到这个悲剧不是天灾,而是人为肇事,事后,又发生了有关方面“偏心处置”的次生灾害,就忍不住写了这个帖子。

  我还想起我在年轻不懂事的时候,有一天看到几个城管在街上逮了个流浪汉,那是夏天的中午,让他去擦栏杆,我就生气,写了一篇短文指责他们说“强劳”的违法的。我后来回想起这件事,觉得自己成熟太晚,竟为这样的事情难过,而报纸就是这样,批评鸡毛蒜皮的事才能发出来,这篇就发出来了。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又写了这个帖子,今天我写的时候就知道,这是我老不成熟的表现,不同的是,今天再也没有报纸会这样的批评文章了,只能发我个人的微信账号,一分钱赚不到,只求这个帖子能放稳两天就行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江上小堂

  历史上,汉武帝以“独尊儒术”和征讨匈奴而著名,文治武功,一样不落。但其实,汉武帝时期,也产生了许多重要的经济思想,也对后来的皇权统治产生了重大影响。

  《盐铁论》这部著作,就记述了汉武帝时期朝野提出的不同经济政策及朝会辩论。之所以叫《盐铁论》,是因为当时朝会辩论的主题是盐铁是否由朝廷专营等相关问题。当然最后汉武帝拍板盐和铁均由官府专营、酒也由官府专卖。可以说,《盐铁论》丰富和发展了管仲“利出一孔”的经济思想,完全可以称之为“武帝经济思想”。

  “武帝经济思想”中有个很重要的理论创新,叫算缗(mín)令和告缗令。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武帝颁布了算缗令和告缗令,这两项法令是相配套的。当此之时,汉朝一改向前的韬光养晦,强国强军,用兵匈奴;远交近攻,打通西域。糜费甚多,国库空虚,债务累累。而另一方面,民间地方豪强、恶贾黑商却勾结地方官府鱼肉百姓,欺行霸市、贱买贵买、囤积粮食、放高利贷和垄断盐铁生产经营,大发横财。司马迁《史记平准书》中说,“而富商大贾或蹛财贫,转毂百数,废居居邑,封君皆低首仰给。冶铸煮盐,财或累万金,而不佐国家之急,黎民重困”。翻成白话就是,“然而富商大贾有的蓄积财物,奴役贫民;前呼后拥,车乘百余辆;屯积居奇,封君对他们也都伏首低眉,仰仗他们供给物资。有的冶铸煮盐,家财积累到万金,而不帮助国家的急难,黎民百姓陷于重困之中”。

  于是,汉武帝听从朝中大臣建议,重拳横扫恶贾黑商及其地方保护伞。汉武帝的“算缗令”,就是要商家按二缗的财产上缴一算的税率交税;一千文钱串在一起称为一缗,缗是绳子的意思。而“算”是一百二十文钱。等于是6%的税率,并不算高。但要命的是后面还有个“告缗令”。“算缗令”要求商人自己申报,但如果发现虚报少报,一经发现,就抄查全部财产。“告缗令”就是鼓励告发,告发者可以分得商人一半的财产。先颁布“算缗令”时,商人们心存侥幸,“富豪皆争匿财”。等商人都申报后,接着就颁布“告缗令”。这套组合拳打得漂亮,商人毫无招架之力。据《汉书食货志》的记述,告缗令颁布后,中产以上商贾大抵遇告破产破家,朝廷“得民财物以亿计,奴婢以千万数;田,大县数百顷,小县百余顷;宅亦如之”。

  汉武帝这一招很厉害,卓有成效,大大缓解了朝廷的财政危机,可以继续支付维护国内稳定和对外扩张的经费。虽然打击了地方豪强和黑商恶贾,但也伤害了正常的商业活动,导致商业活动萎缩,经济停滞。商品短缺,物价上升,“商者少,物贵”(《史记平准书》)。三年之后,才废止算缗令和告缗令。

  物换星移,兴衰更替。千百年来,专制统治不乏效仿汉武帝这一招的,以救急缓势。然而,此举非长治久安之策,必然丧失朝廷公信力,伤害社会之根基,埋下社会不稳定因素。

  2018年1月27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事就是这么个事。

  郑州航空港区受雇于打印店的安装工人,1月23日在安装广告牌时,被城管抽走梯子,一名欧姓工人下撤时坠亡。

  事情的处理是,文印店老板湖南人刘某被警方刑拘,名义大概是“违规设置广告牌并涉嫌造成重大责任事故的企业负责人”。抽走梯子的几个城管队员免职、停职,“配合警方调查”。

  文印店老板妻子很不理解这种处理方式。

  她发了微博文章,说明了情况,提出了质疑。但现在已经被删除了。在郑州当地开文印店的湖南同乡会觉得难以名状的愤怒,湖湘子弟怒发冲冠,似乎要集体表达诉求,后续情况不明。

  事情爆出来的时候,是周六,这个社会新闻还不足以引发媒体巨大关注。然后有一两篇评论也出来,主要以法律为准绳,判断此案的责任划分,没有直接针对城管。

  评论手法里,这就叫作藏拙。

  这事肯定会有后续的司法跟进,也会有相应的法律认定,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但老实讲,不太习惯这种死抠法条的评论思路——我当然知道这样安全,也当然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法条里寻章摘句成了评议社会事件的一种常规做法,并且条件反射般地固定下来。

  这可以理解,但总觉得哪里是不对劲的,似乎有更多的东西被遮掩了。

  据文具店老板娘的说法,拆除广告牌的进度慢,是因为切割工具用完了,城管嫌弃进度慢,所以抽走梯子——所以,这是一个“执法”的问题吗?什么样的“执法”可以这样干?

  城管抽走梯子,体现出来的是一种很极端的恶意。当时在三楼楼顶,户外寒冷,抽走梯子是傍晚5点08分,正是冷的时候。不到一小时,工人耐不住寒冷,手冻僵,握不住绳索,坠亡。

  正是城管的这种恶意——而不是“执法”——导致了一个人的无辜死亡。这种恶意可以致命,但现实处理的难度在于,它随即被披上“执法”的外衣;外界的评论也顺着这个口径,从“执法”角度谈论。

  其实,这里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失焦问题

  我也知道,国情就是这样。

  几个城管的行径,考虑其后果,其实称得上是过失致人死亡。可至于是否构罪,现在不知道答案。

  可事情的进展是望着“执法不当”的方向去的,“停滞”之类举动都围绕行政责任打转转,而不是治罪。

  无论是警方办案,还是评论畏畏缩缩的点评,也都是在“执法”层面盘桓。可以支撑讨论的“进一寸”,可真的不算讨巧,因为讨论“执法”的合理与正当性,显然是他们的主场。

  评论员闯入人家的“主场”,事出有因,属于没办法中的办法,可说着看着也挺郁闷吧。

  事件与案子是两回事。

  “事件”是腾讯分分彩计划客户端软件舆论范畴,“案子”属执法范围。假如舆论中人以“超比例执法”来评议,实际上就会被牵着鼻子走,被动,因为案子的主动权不在舆论,在于司法者。

  曾经有另一位著名的王局针对舆情发表过精辟的经验之谈:办成案子,主动权就在我们手里了。

  这就不细说“法”的构成了,比如,法:领导的一种看法。

  也就不说“执法”的几个层次,比如大案讲政治,中案听领导,小案讲法律。

  如果是单一个文印店的事,讲讲法律在预料之中,评论所言的“超限执法”,以至于早早理出文印店老板“高空作业”方面的资质问题,大概也都是这个效果吧。

  但考虑到湖湘子弟在中原大地群情激愤,郑州当局当然不是吃素的,也很愿意奉陪,案子可“中”可“大”。最近,中央部署打黑扫恶,形势对头,挖地三尺找题材,铁拳头正愁无黑可打,所以更不惧怕挑战。

  2018.1.28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一夜间,嘻哈在中国被严厉管控了。一切都要从女星李小璐疑似夜宿说唱歌手PGone家里开始。

  PGone出生于1994年,本名王昊,是大陆火爆的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的双冠军之一。在节目火爆之前,他一直是一名地下说唱歌手,再之前,他是一名中学辍学在家的少年。

  从选秀冠军到更为知名的路上,多位女星支持者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崭露头角后,他迅速结实包括马苏、李小璐、范冰冰、奚梦瑶在内的多名女星,他也和郭碧婷、吉克隽逸等女星边吃火锅边谈笑风生,似乎星途无限。

  一切都在12月31日急转直下。当日,大陆著名狗仔卓伟的团队发布了李小璐疑似夜宿PGone家、次日PGone送李小璐回家的视频。而李小璐的丈夫贾乃亮则在当晚的直播中告诉粉丝:李小璐做头发去了,并且做的“特别特别……美”。

  围观网友的八卦欲望就此被点燃,接力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从社交媒体上找出了李小璐和PGone用秘密语言公开“调情”、疑似情侣装等“出轨证据”的蛛丝马迹,热度持续了近两周仍未减退。贾乃亮一直以“好老公”、“好爸爸”的形象示人,观众的天平自然倾向了贾乃亮。

  此后,网友扒出了此前PGone的一系列歌词,指责PGone《圣诞夜》的歌词侮辱女性并教唆青少年吸毒。

  “不符合主流价值观当然要被封杀”

  跟以往明星八卦不同的是,在这起“过夜门”引发的海啸中,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国家媒体先后发声,齐齐将PGone作为负面典型来批判,官媒《环球时报》更是称PGone“这次可能真的摊上大事了”,共青团也通过社交媒体发声称,PGone“已触犯国家的相关法律”。

  被国家媒体围攻后,“中国有嘻哈演唱会”长沙站临时取消了原定的PGone演出,OPPO手机在网络平台紧急删除了他的代言视频,此外,宝洁、麦当劳以及雅诗兰黛都在微博上删除了他的广告,具体原因并没有细说。

  1月19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宣传例会上,宣传司司长高长力提出广播电视邀请嘉宾应坚持“四个绝对不用”的标准:对党离心离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员坚决不用;低俗,恶俗、媚俗的演员坚决不用;思想境界、格调不高的演员坚决不用;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另外,总局明确要求节目中纹身艺人、嘻哈文化、亚文化(非主流文化)、丧文化(颓废文化)不用。

  目前尚不清楚广电总局是针对“过夜门”发酵拟定的这条管控措施,还是其实对嘻哈早有管控计划,只是借势“过夜门”发布而已。

  “国家在文化上一直都比较谨慎,一般是内部发文告诉主流媒体和网络媒体,相关内容要下架或不准越过红线,但对外都不会直接公布。今年嘻哈在文化消费市场开始爆发,一开始国家也是包容的态度,只是后面发现,这个音乐类型中的代表不符合国家倡导的文化主旋律,所以内部发文进行管控。这个音乐在普通的大众消费还是一片火热,只是少了主流媒体的推波助澜。”深圳地下说唱团队BusGang主理人黄岛主对BBC中文表示。

  而说唱歌手MC大天天并没有觉得管控政策会影响到他,因为他很“正能量”,他是“为央视发声的”、“为党中央服务的”。他认为,PGone宣传的是享乐主义以及他自己的生活价值观,“挑战了社会的道德底线”,“这样当然要被封杀”。

  “一个PGone不能代表中国的HipHop,他的意识形态出了问题,他的问题不光反党反社会,还反人类,在西方可以,在中国是不可以的,”MC大天天告诉BBC中文,“嘻哈只是一种手段,在中国是很地下的形态,你不能受外国势力的影响,中国人就要讲中国话”。

  从地下到地上

  嘻哈起源于美国的贫民窟,起初是流行于非洲裔和拉丁裔青年中的一种亚文化,此后作为一种新兴艺术形态席卷全球。嘻哈包含饶舌、DJ、地板霹雳舞及涂鸦四大要素。

  嘻哈在中国存在已久,只不过在《中国有嘻哈》前,大部分呈野蛮生长状,并没有进入主流社会,也没有被主流媒体推崇。

  2017年,爱奇艺推出中国首档HipHop音乐选秀节目,最初立项的投资金额仅有几千万元。尽管节目被指抄袭韩国选秀综艺《Show me the money》,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嘻哈,更准确地说是饶舌,在中国的爆发。

  第一期节目上线后,在短短四小时内,播放量竟然超过了一亿。随着评委吴亦凡的一句“你有freestyle吗”,节目迅速蹿火,包括农夫山泉、麦当劳、小米、雪佛兰等在内的资本迅速涌入,参赛选手的出场费也水涨船高,有的选手出场费直接翻了20倍。《中国有嘻哈》总决赛当天,直播中插入的广告达到了3000万。

  小鹿智库的统计显示,微博粉丝超过10万的嘻哈音乐人已经超过了35位。节目组在全国各地组织人气Rapper见面会,传言甚至称,嘻哈歌手可能会上春晚。

  PGone是人气最高的选手之一,他短时间内积累了大量的歌迷,微博上随便一张自拍便引发几万点赞,评论中有大量女歌迷喊他“老公”。

  火了的选手都其貌不扬。他们出身草莽,喜欢diss,小平头,鸭舌帽,甚至脏辫是他们的标配。脏话、挑衅在他们的歌词中出现率很高。

  “美国街头贫民窟文化中,所有人每天会面临黑社会、警察、贫穷等问题,草根出身的艺术家本身就会有点草莽,脏话和diss都是这个文化附带的一个特征,但不是内核,而中国大多数rapper则认为这是嘻哈的本质,但嘻哈的本质是反对斗争,分裂,不平等,虚伪。”黄岛主说。

  中国媒体曾在嘻哈排行榜抓取了5700多首嘻哈歌曲,分析了其中的关键词。统计发现,中国rapper最喜欢用的词是“想要”,其次为“时间”、“世界”、“生活”。进一步分析发现,他们最“想要”的是“赚不完的cash”、“赚钱搬到市中心”、“赚一百个亿”,以及“女孩”。另外,中国rapper们最喜欢的三个英文单词分别是——baby、money和wanna。

  MC大天天较早知道了如何进入主流社会,他跟他的团队选择了尽量少说脏话,“不然没法在中国立足”。因为宣传正能量,自然被中央媒体注意到了。央视就找他合作,写了《厉害了我们的2016》一歌。央视在社交媒体上称:厉害了,用一首朗朗上口,喜气洋洋的rap歌曲,唱出中国不平凡的2016年!

  地上回归地下

  PGone的微博停留在了1月4日。他在最后一条微博称:早期接触嘻哈文化受黑人音乐影响深厚,对核心价值观理解偏颇,在此郑重道歉……以后在音乐作用的制作当中会更加提升正能量核心思想,现已主动全网下架作品,等待重新整理审核后上架。

  受PGone事件牵连的,还有与他一同获得冠军的Gai。成名前,Gai曾是当地无人不知的小混混,经常打架犯事。13岁那年,他捅伤了地税局局长的儿子,赔了钱,还进了少管所。

  Gai很直白地表达了对金钱的崇拜,他此前的微博名就叫“Gai爷只认钱”。在奔向主流前,他的微博充斥着脏话和挑衅。但Gai又是敏锐的,他迅速嗅到了主流的风向标,在《我要上春晚》的一段即兴说唱中,他和评委们一起用rap高喊“祖国万岁”。他的微博名也改成了“GAI周延”(周延是他的本名)。

  即使努力向主流价值观靠拢,Gai参加了《歌手2018》,他演唱了一首《沧海一声笑》,视频在社交媒体被大量转发,但节目播出一期后,就爆出Gai被迫退赛。

  网络流传的一张聊天记录截图显示,Gai在粉丝群对大家说:上面也是为了我好,好吧,我们尊重所有的选择……大家乖乖在家,做一个有素质的听歌的人,好吧,我永远跟你们在一起好吧。

  BBC中文联系了Gai的经纪人,但对方拒绝置评。

  Gai依旧在更新他的微博。他的形象跟比赛时发生了180度的扭转,现在的他居家、慎言。

  网络有猜测,《中国有嘻哈》第二季开播可能也会受影响。BBC中文联系了《中国有嘻哈》节目组,但对方拒绝置评。

  黄岛主认为,这一管控的确会对那些好不容易从地下到了地上的头部嘻哈艺人有影响,但是对于中长尾靠线下活动演出的嘻哈艺人,并不会产生影响,受众“该消费的还是会消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